• <noscript id="u2w22"></noscript>
  • 關注我們
    荊楚網 > 即時新聞

    潛心前行 打造“高峰”電影

    發布時間:2022年09月19日10:23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本報記者 苗 春

    在中國電影發展歷程中,不僅有波瀾壯闊的長河、星光燦爛的天空,更矗立著一部部引人注目的“高峰”作品。由中央戲劇學院承辦的“電影強國之‘高峰’電影作品的探究、追求和打造”論壇日前舉辦,依托2021年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戲劇影視‘高峰’作品創作建設研究”,邀請電影行業的導演、演員、編劇、學者,為推動中國電影誕生更多的“高峰”作品建言獻策。

    何為“高峰”電影

    中央戲劇學院院長、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戲劇與影視學學科評議組召集人、2021年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戲劇影視‘高峰’作品創作建設研究”首席專家郝戎說,一部中國電影史就是中國電影人不懈努力,致力于打造優秀影片的歷史。學界認為“高峰”電影應該具備4個基本屬性,即思想性、時代性、民族性、藝術性;而“高峰”電影要想經得起歷史檢驗,必須深深根植于人民,所以人民性是其根本屬性。

    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研究員、《當代電影》雜志社長兼主編皇甫宜川認為,“高峰”電影的特質有3個方面:表現力、創新能力很強,對后來者有所啟迪和影響;能夠表達人類的共同情感和普通人的情感;能夠對歷史、對當代社會有深刻的認知,并有很好的表達。

    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是文藝界公認的優秀作品的標準。中國文聯電影藝術中心研究員、《電影藝術》主編譚政認為,能做到這些而且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最后沉淀下來的就是“高峰”電影。

    如何打造“高峰”電影

    北京電影家協會主席,導演、監制、編劇黃建新是第五代導演的代表,曾拍攝出《背靠背、臉對臉》《黑豹事件》等優秀影片,近年來又以導演、監制、編劇等身份參與了《建國大業》《我和我的祖國》《長津湖》等影片的創作。他認為,要想到達“高峰”必須先到達“高原”,電影的高質量須先有一定數量的積累,培養出一批優秀從業者,包括演員、導演、編劇、攝影等?!暗竭_相應高度后,再集合所有力量,一點一點往上攀爬,才能成功”。他指出,中國電影的基礎高度是可以通過努力達到的。比如新主流電影創作,從《智取威虎山》開始嘗試,通過《十月圍城》《湄公河行動》等不斷推進,到《長津湖》獲得很大成功。

    上世紀90年代,香港電影人以激情和創造力拍攝了大量影片,雖然質量不一,但是后來出現了吳宇森、王家衛等優秀導演。北京電影家協會副主席,編劇、導演束煥認為,這種歷史經驗值得借鑒?!啊叻濉皇窍裆w樓一樣一層層搭建出來的,而是‘堆’出來的。一噸沙子做自由落體運動,落下之后自然而然會形成圓錐形,最上面就是‘高峰’?!彼硎?,“我們也要靠大量電影人的忘我投入,最后能夠到達金字塔頂端的人會成為關注的焦點,但是不能忘記所有為電影事業奮斗的廣大從業者。唯有宏大的基礎才能支撐起‘高峰’?!?/p>

    演員章子怡近年來也從事了導演、制片人和教學工作。她執導了《我和我的父輩》中《詩》的篇章,并且飾演了一位投身國防事業的基層科學工作者,導演和表演都得到認可。她認為,“高峰”表演會讓觀眾念念不忘、感同身受,“演員心無旁騖、全力以赴,把自己的情緒、思維、雜念都拋棄,才能達到一種最投入的狀態,造就‘高峰’表演?!?/p>

    “高峰”電影需要年輕人

    現代社會飛速發展,短視頻等百姓喜聞樂見的網絡視聽節目形式對電影產生了一定影響。束煥的作品很多是貼近生活、大眾喜聞樂見的喜劇創作,包括電影《人再囧途之泰囧》《港囧》等以及許多春晚小品。他認為,短視頻倒逼喜劇電影創作更加純粹,“無厘頭、純搞笑的內容其實拼貼不成一個作品,喜劇電影必然回歸到戲劇傳統,更關注人物,更講求劇情的完整性”。他指出,電影跟戲劇相比有一個明顯的短板,就是不便嘗試,“唯一的辦法是進行集體創作,團隊中盡量吸收更多的年輕人參與”。

    黃建新說,電影一直是一種年輕人勇于加入、勇于推動的藝術形式?!澳贻p人永遠會對上一代的作品表達不滿,這是電影發展的根本動力。我們當年也總想標新立異、與眾不同,這是年輕人的普遍心態”。

    作為傳承鏈條中的年輕電影人,演員劉昊然說,青年人、青年演員具有求知欲、探索欲、好奇心,而且無所畏懼。他曾在一部影片中飾演粟裕將軍,“影片中的粟裕將軍19歲,他們挑戰那個時代的權威,去開創一個新的世界。當時我也是19歲,但我沒有這樣的勇氣和想法,表演中只能無限放大自己”。他表示,自己曾經總想演和自己性格不同的人物,“希望大家看到演員不同的側面,希望有所突破。但這幾年更多地思考自己出演的影片、飾演的角色到底能給觀眾傳遞什么,這是我的成長和進步”。

    章子怡從影以來,曾經與很多著名導演合作,如張藝謀、李安、王家衛等,他們的影片不少堪稱“高峰”作品。章子怡表示,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其實自己19歲出演第一部作品《我的父親母親》時也沒有準備好,但是在實踐過程中一直沒有放棄從各方面加強積累?!澳贻p演員要努力做好自己,尊重這門藝術、尊重自己的選擇、尊重導演的選擇,把給你的任務完成好?!?/p>

    “高峰”電影須與時俱進

    皇甫宜川列舉了他心目中國產電影的優秀作品:《小城之春》《馬路天使》《一江春水向東流》《我這一輩子》《大鬧天宮》《黃土地》《紅高粱》以及近年來的《長津湖》《中國醫生》等。他表示,這些影片啟示我們,一方面要潛心進行創作,沉浸到作品里面,沉浸到人物角色中,沉浸到要表達的情感中,才能創作出好作品;另一方面,“高峰”作品不是孤立的,它們一定是被包含在大量同時代作品中的?!懊恳淮蝿撟鞲叱倍紩Q生一大批優秀電影,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八九十年代,乃至于新世紀以來都是如此?!?/p>

    導演鄭大圣認為,越高的山峰越得落在實地,“‘高峰’與否從來不是創作者自我命名的。創作者跟時代相互遭遇,相互選擇,電影要與時代偕行、與時俱進,還將經受時間的考驗?!本巹?、作家蘭曉龍表示,創作者要潛心前行,其他的就留給時間去判斷和選擇。

    【糾錯】編輯:袁君子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版權為 荊楚網 www.pacwestlandscape.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久久99久久99精品免观看吃奶
  • <noscript id="u2w22"></noscript>